Yuri-oj桑的迷妹啊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LOFTER文具控·免费测评Vol.18】中国设计最高奖,晨光优握套装评测!


【测评产品】

晨光优握套装,内含:

4支HB原木铅笔

4个正姿握笔器

1支活动铅笔

1盒笔芯


[测评要求]

测评产品的整体质感以及试用范例,给出产品的使用图片两张以上,可以手写字。

  • 测评小tips:

  1. 建议从是否有效矫正姿势、手指舒适度、书写体验等方面进行测评报告的撰写:)

  2. 手写好字别忘记

  3. 最后要记得拍美美的测评照片哦

 

[测评名额]

5名

 

[测评申请方式]

只需转载或推荐本文就可以成功申请:

 

[测评申请时间]

8月11日-8月18日

LOFTER会在截止日期后在本文下方公布获得资格的用户,并私信通知。

 

[测评反馈]

请收到试用的用户在收到试用品次日开始三天内完成试用,并repo在LOFTER上,打上“文具控测评报告”的标签。

将试用报告复制地址私信给主页君,主页君将无条件帮扩你的试用报告。

没有完成试用报告,无法申请下一次试用。

 

[申请试用成功的小诀窍]

试用福利会优先发放给LOFTER文具控达人用户以及曾经在LOFTER上发布过文具测评的用户哦,将你的测评文章地址贴在评论中,申请测评的成功率更高。

想成为达人?请搜索“达人申请”标签,内含详细的申请攻略哦!

 

注:

1、试用产品由出品方提供,如果喜欢,请自行购买。

2、申请测评即代表测评报告允许商家推广使用。



【架空黑化】病娇系列

病娇系列
原本有三十题来着,写几个试一下为好哦w
不知道是26还是62…..
牙白…..给末子母控点开了超强占有欲和病娇的属性……
短到死的段子……
这回是真黑了w
病娇末子最可爱了w
Hiroshi大人我发誓我原来是一个紫担【遁走】
架空!架空!!架空!!!
八成还有【不被打死的话
-----------------------------------------------------------------------------------------------------------

1.写满了你的日记本
Xxxx年X月X日
手术前和儿外科会诊,啊Hiroshi看病案好认真真好看w

XXXX年X月X日
病患手术前最后一次会诊,Hiroshi这次主刀啊。
会诊之后去吃了很好吃的法国料理w
和Hiroshi吃饭怎么能不all全部?!
和Hiroshi一起吃什么都开心!

XXXX年X月X日
Hiroshi又和脑外科的黑脸鼻孔大叔出去吃饭了…..
大叔好讨厌……Hiroshi是我的!

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把病案压在自己日记本上面,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而满脑子都是Hiroshi和坂本昌行的脸
等他回过神来日记本的内页被他写的满满的,全部都是博…..
他没有擦去日记本上的字迹,反倒是脸红的趴了上去
我最喜欢Hiroshi了w

2.朋友书包里的恐吓信
值夜班的森田大清早就被一声出奇响亮的尖叫吵醒,正想发火就看到坂本老头一脸见鬼的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刚开了封的信件被丢到地上,从里面爬出来好几只鼠妇。
信上让坂本离儿科远点,否则会死哦。
信的内容是用报纸粘的,根本看不出是谁做的。
森田以坂本长得太吓人被家长恐吓为段子笑了坂本一上午,而在午休是听三宅讲了相似的故事:
护士被恐吓离他们儿科远些,恐吓信是从报纸上裁的,只是信里面附带的由鼠妇变成了小青蛇。
森田突然明白过来昨天晚上隔壁冈田为什么会向他要旧报纸了。

3.爱抚和亲吻你的照片
“你是新来的护士?”永远带着笑容的小眼睛护士看着医生办公室门口叩门的年轻人,一脸和善。
“啊,井之原前辈吗?您好,我是上周才来的…..”井之原暖男的名声在护士里面传的很响,啊果然好温柔啊前辈,新来的护士看着微笑着的对方,完全忘了要交给长野医师的病例…..
“那个,是要给长野医生的吗?”他笑着指指她怀里的病例,看姑娘红着脸的点头“那你有和长野医师联系过吗?”
“啊还要提前说的吗?”新来的小护士一脸惊奇。
“呐,下次,记得要提前打电话或是发信息啊。”他趴在护士的耳边,气息弄得小姑娘脸红的像刚出锅的虾。“我们科的基本要求哦。”他站直,笑眯眯的看着对方通红的脸。
大家都以为提前联系完全是出于礼貌和尊重,只有井之原知道其中真正的愿意:
要是吓到我们科室的姑娘们可不好啊,井之原看看长野办公室,吹着口哨离开了。
与此同时,某人正轻轻抚摸着写字台上放着的的证件照,手指轻抚着照片人脸的位置,在泪痣的位置上打转。
似乎是摸够了照片,又像是不满足于此,他停了手,小心翼翼的拿起照片,轻轻地吻上去,深情的就好像吻着真人一样。
“Hiroshi”放下照片的人,自言自语却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里染上了危险的色彩。

4.近乎疯狂的思慕+抱着你的衣服蜷缩着睡去
“抱歉了准酱,有急诊啊。”身边的呼叫器响个没完没了,长野皱着眉头脱下外套就往外面跑,饭还没有吃完啊。
“Hiroshi,早点回来。”拽拽正着急往出跑的人,极不情愿的轻吻了对方,准一叮嘱道,对方温柔的答应下来,承诺弄好马上回来。
我可想和Hiroshi一起回家啊…..
准一坐在办公桌前拿起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病例,看起来是想看完的,然而还没有翻过几张就焦急的听着门外有没有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的脚步声。他想起来自己手腕上被闲置了好久的手表先生,以为怎么都得一个钟头了,结果现实世界的时间仅仅过去了5分钟。
准一决定安静下来继续看病例,但是这玩意儿越看他心里越慌:
Hiroshi为什么还不回来?
他不会和大鼻孔大叔先走了吧….
他不会不爱自己了吧…..
准一收起看不进去的资料,拿出抽屉里放的历史书,想着能不能换下心情,结果还是一样,根本读不进去。
他把自己摔进病床,捞过放在一旁的手机,翻看之前的照片,大多数都是他照的,照片上的人则一反平常严肃的形象,不是摆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姿势,就是在拍面部特写时调皮的鼓起鼻子。长野有拜托过他不要让照片外流,他则默默吐槽到这么可爱的Hiroshi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
他心里很清楚,这是他的Hiroshi,他一个人的Hiroshi。
顺手抓过Hiroshi脱下来的外套,把脸埋进衣服里。
衣服上因为常年在医院的缘故沾了浓浓的来苏水味道,还有他淡香的洗衣粉的味道,冈田准一自己有些发甜的香水味,最后,他自己淡雪松味道的香水味….
这么多味道混合在一起,便成了他温和的味道。
当长野结束就是3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患儿的情况一稳定他就急忙往办公室赶,推开门刚想说抱歉,就看到准一蜷在那张休息用的病床上睡着了,手机放在枕边,怀里还抱着自己走前脱下来的长外套。

5.病态的占有欲
长野博的突然辞职也算是医院里的一条大新闻:
辞呈是直接发到电邮里的,而事件的主人公只回医院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匆匆离开。
井之原原本担心准一会因为长野的离开崩溃,然而准一依旧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没有任何异常。要说异常的话,无非是手术技术更加娴熟,工作效率更高罢了。
他像往常一样回家,在家附近的便利店,买了足够坚持一周的牛奶;到家附近的蔬菜店鱼店,买了够两人吃的食物。就好像长野君并没有离开似的。
“我回来了。”他把食材放在玄关的柜子上,听着屋里传来一阵哼唧声,更为准确的说应当是一阵sy,但在他耳朵里,就好像小奶猫发出来的声音。
本应该离开东京的长野被摆成人偶的姿势放在床上,原本眼睛位置的绷带还有些渗血。
长野听到脚步声,急匆匆的想要找他,喉咙里面发出有些模糊的声音。
现在,他是他世界的全部了。
想要让他完全属于自己,就要让他不能爱上别人。
所以他取走了他的眼睛,这样他就看不到别人了
所以他夺走了他的四肢,这样他就不能离开自己了
准一看着床上的人出了神,猛地反应过来Hiroshi在挣扎着找自己,轻轻地抱住他,感觉他在乖乖蹭着自己,伸手摸摸他的头发。
真好,这样Hiroshi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不是铲屎官所以猫这种东西好难写qwq
啊突然想写病娇黑化人偶的那种……
有人能理解我想说什么吗……
不打tag写出来再说w
病娇最可爱了w

【架空/AU】宠物情人

我也不知道我哪儿来这么大一个脑洞….. 写着看看,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子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 有年龄操作OTZ
人设的话:死宅漫画家坂本x兽医丿丿x少年茉莉塔
缅因Hiroshi x 金毛末子x兔子啃啃
听说宠物养好了能变成人?【开玩笑的
【你是怎么来的】
“哇,坂本君要养猫了啊”刚刚打开门的细目注意力全集中在来客怀里的小团子上了。
“在门口捡的,还没决定要不要养”井之原侧个身让坂本进去,却没注意自家那只明显超重的阿拉斯加正准备向坂本扑来……
然后就听见某人的一声惨叫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坂本倒在地上怀里死死的抱着那只团子,而自己的阿拉斯加正一脸友好的嗅着那只黑猫。
“啊果咩,我忘了把狗关起来了……”虽然嘴上说着抱歉,实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摸摸自己家阿拉斯加的脑袋“不过也难得对猫这么友好啊。”
坂本昌行是井之原的隔壁,怎么说呢,漫画画的好不好不知道,人是真宅:平时就算不画稿子也不会主动出门,要不是这两天脑洞枯竭在家呆着也没有什么事干,井之原大约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号大鼻孔邻居。
坂本从地上起来之后就被井之原带进了屋,某个细目从他怀里抱走了团子。“所以说它是你捡到的?”一通抚摸之后,细目才把话题引到正轨上。
坂本原本是打算出门买点菜顺便找找灵感的,在回家的时候听到草丛里面有动静,出于好奇心凑近,结果在草丛里找到这只弱弱的叫着的黑团子。
“这是缅因?真少见诶,黑色的缅因!小公猫?啊刚刚睁开眼睛谁这么残忍啊,扔到草丛里面这家伙根本活不过一周啊。”井之原抱起黑团子就是一通摸,而团子也不烦,就缩在他怀里。
坂本看着井之原怀里乖乖的猫,有些犹豫“那什么,可以放在你们医院里面嘛……”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他没有养过宠物,或者说没有养活过任何活物,水盆里的鱼死了一波又一波,窗台上的花干死了一片;或许对他而言还是养活自己比较容易。
“恐怕不行哦,他八成还没有完全断奶,在宠物医院活不过太久的。”井之原顿顿,看坂本还是有些喜欢这只小团子的“坂本君可以先试着养养看啊,他断了奶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啊。”
最后坂本还是抱着团子拿着一袋子奶糕和奶粉回了家,小团子刚才似乎是被细目抓累了,趴在坂本怀里开始睡。他看看自己乱七八糟的屋子,难得的把屋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起码要给这小家伙找个睡觉的地方。
小团子醒的时候坂本已经收拾完了,抱着平板坐在床上看故事找灵感。他艰难的爬起来,冲着坂本爬过去,喵喵的叫。坂本听到有动静才发现猫已经醒了,小心翼翼的抓起团子生怕伤到他,而团子碰到他的手之后反而开始舔舐,舌头的倒刺蹭着他的手又似乎是蹭到他心里去了。
他抓来了弄好的奶粉,笨手笨脚的喂起了奶来,虽然隔壁小眼睛的兽医教过,但是实践就是另一回事了,好在小团子很乖,坂本也就松了口气。看着他的爪子一蹬一蹬的,吃的认真,坂本想起了自己原来漫画的主角。
“嘛,以后就叫你Hiroshi好了。”
毕竟是还没断奶的生物,吃着吃着就睡着了,放回床上用自己旧衣服临时堆成的窝之后,坂本笑着坐回写字台前面,画起了猫。 “就这么养着,大约也挺好的。”
TBC.

【SN】Cabin in the wood

脑洞来自隔壁法语妹子的完形填空……
突然好想写一下~
看了好多家族设定的文,然后超级想写啊w
所以这篇是家族设定+超级严重的ooc+渣文笔【OTZ】

虽然闹钟有很准时的在六点响,但是坂本完全清醒已经是20分钟后的事了。
身旁的长野缩在被子里睡的正香。坂本看看一旁的床头柜上厚厚的一摞书外加很有可能没有关掉的电脑,想着对方大约才睡下不久,便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虽说是休息日,然而家里的一群孩子完全没有办法好好休息。井之原今年突然来了兴趣想要打零工,居然在市区的咖啡店找了工作;而健和刚两个,因为校队训练的缘故,休息日也得跑到学校去。所以准备好早饭,就得叫这几个小家伙起床。
“井之原快彦,起床!”
坂本没有长野的好脾气,重复了几次见床上的人没有什么反应,刷的一声拽开窗帘。床上的细目慢慢悠悠的坐起来,一脸不快,还没有看清窗户边上站的是谁,就近乎本能的嘀咕了句“老头子吵死人了。”结果自然是被一巴掌呼到脑袋上拍醒,拽着睡衣领子去洗漱了。
然而对那两个小恶魔,这招就不奏效了。
连着叫了几次,这两个小家伙除了健哼哼了几声以外什么反应都没有。无奈拉开窗帘,两人就只是往被子里面缩了缩,继续睡了。连哄带骗的折腾了十几分钟才叫醒了两个小恶魔。健喝了几口水就去闹还没有怎么清醒的刚,果然,这俩人醒了就安静不下来了。
最后是最小的准一。其实完全不用叫他的,坂本是这么想的,难得休息一天啊。当坂本蹑手蹑脚的进屋的时候,准一早就醒了,正自己穿衣服呢。
“今天不是Hiroshi啊。”准一看进来的是坂本,有些失望。
“Hiroshi昨晚很晚才睡哦。”坂本一脸无奈的看看自家末子一脸不满“准酱快去洗漱吃早饭。”后者迅速的穿好衣服,哒哒哒哒的跑去洗漱了。
当大家都坐在餐桌旁的时候,长野还没有醒来。怎么感觉长野不在,整个餐桌的气氛也不一样了,大家都只是安静的吃着早饭。
“坂本君,能不能给我讲讲你最刺激的冒险啊。”准一盯着坂本,粘粘乎乎的问。健也来了精神,和准一一起缠着坂本。
“最刺激的一次啊……”


好像所有男孩子都或多或少的有一颗冒险心啊。在坂本还是准一那个年龄的时候,最喜欢去小镇边上的树林里探险了。每年假期,在蔬果店帮完忙,坂本就想着钻进树林里去,一个人转很久才回去。林子里有一条小溪,坂本曾经在那儿看到过鹿,野生的鹿。
因为怕迷路的关系,坂本总是在小溪附近停下,稍稍休息之后,便返回头回家去了。去的次数越来越多,坂本渐渐熟悉了树林里的路,有一天他跨过那条小溪,之后走的也就越来越远了。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坂本再一次开始一个人的探险,在树林的开阔地,他发现了一座两层小木屋,大约是护林人的屋子吧。正巧,他随身带的水很快也要喝完,他打算向护林人借些水喝。
敲了敲门,并没有人来应。出于好奇,坂本扭了扭把手,门并没有锁。他高声喊了一句打扰了便钻进了屋子。屋子里面非常整齐,生活设施很全,肯定有人住在这里。坂本在一楼转了一会儿,便上了二楼。
正对着楼梯的门开着,坂本好奇的探头往里面看。一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了坂本注意。一个白白的小小的孩子正坐在窗前看书。阳光透进窗子打在那个孩子的头发上,很软的样子,很想摸。他似乎在看一本很有趣的书,时不时的笑笑……


“喂坂本君!怎么可以随便进人家家里啦!很失礼诶!”一旁的细目发现了漏洞,打断了坂本的叙述。
坂本这才活过神儿来,看到还没睡醒的长野晃晃悠悠的从房间里出来,显然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笑的很暖。
“啊,可这就是我和Hiroshi相遇的故事啊。”